24小時新聞熱線:0757-83808380

佛山在線

培育戰略性支柱產業集群 為保鏈穩鏈提供有力支撐

一個地方能否實現高質量發展,與穩定產業鏈和供應鏈息息相關。其中重要一環就是培育發展戰略性支柱產業群,只有戰略性支柱產業群形成了,產業鏈和供應鏈的穩定才有前提和條件。

今年國務院政府工作報告在提到貿易端的時候,把工作的總目標確定為“穩住外貿外資基本盤”,繼續強調“穩定產業鏈供應鏈和支持出口轉內銷”。廣東作為外貿大省,要實現穩外貿目標,就需要繼續確保廣東產業鏈和供應鏈的完整性、穩定性不受新冠肺炎疫情太大影響。

疫情發生以來,廣東的外貿出口依然能夠維持比較平穩的增長態勢,主要得益于制造業的產業鏈、供應鏈相對完整,對于外資的吸引力依然較強。然而,由于歐美等地的疫情目前還在蔓延之中,對我國出口產品的需求有所削弱,同時我國正面臨歐美國家在高端產業以及東盟國家和地區在低端產業的雙頭擠壓,產業鏈和供應鏈不排除出現斷裂的危險。廣東作為外貿大省,要完成“穩定產業鏈供應鏈”“穩住外貿外資基本盤”的任務,就需要確保產業鏈和供應鏈鏈條相互貫通,體現出相關鏈條之間的內在關聯。

當然,困難之處在于這種關聯并不是憑肉眼就能夠辨識出來,需要經過深入的挖掘和思辨才能夠理順相關鏈條之間的內在邏輯聯系。我們知道,產業鏈的基礎框架需要最先得以確立,再圍繞產業鏈中的重點鏈條,特別是鏈條中的薄弱環節(例如半導體產業鏈條中的芯片環節),通過科技創新和制度創新的渠道實現突破。而上述兩個創新則離不開人才和人才鏈的打造。當人才集聚到一個地區或城市之后,就會帶來一批創新企業和項目的集聚,而這些項目要做大做強,就離不開資金以及資金鏈條的引進,還有金融體制的創新。當資金到位了,產業鏈也完備了,依然不見得一定能夠實現產業集群目標,這時就需要政策的強有力扶持和引領。這里的政策不是指單一政策,而是政策體系,因此就需要政策鏈的出場。當然,上述供應鏈和產業鏈鏈條出現的先后順序也會因時制宜或因地制宜:一個城市也有可能先引進和打造人才鏈,通過人才的力量辨識城市產業鏈的最佳配置,再通過出臺政府的政策,形成政策鏈來引領外來資金的投資,加快資金鏈的形成。

佛山最有可能遵循這樣的發展路徑,其中一個重要對策就是發揮佛山區位優越、民間資金豐富、制造業發達的優勢,依托廣州、深圳這兩個粵港澳大灣區核心城市,盡快培育高質量的支柱產業集群和新興產業集群。正常情況下,一個城市的產業集群比較倚重現代服務業和相關產業的先行集聚。廣州和深圳是核心城市,現代服務業體系完整,先進制造業基礎也比非中心城市要牢固得多,因此廣深兩地也被寄予較高期待。佛山無縫對接這兩個核心城市,目的是把科技資源、人才資源吸引過來,再通過佛山出臺政策加以融會貫通,從而使先進制造業的產業集聚更加容易在佛山得以實現。

一個地方能否實現高質量發展,與穩定產業鏈和供應鏈息息相關。其中重要一環就是培育發展戰略性支柱產業群,只有戰略性支柱產業群形成了,產業鏈和供應鏈的穩定才有前提和條件。戰略性新興產業集群著重于一個“新”字,包括發展動力是新的,產業是新的,企業也是新的。新興產業集群代表著科技創新引領新的增長模式,也為地方注入新的發展動力,既要確保存量產業得以優化配置,還要確保增量產業能以集聚方式實現質的突破與提升。事實上,加快建設現代產業體系,促進產業邁向全球價值鏈高端是保產業鏈、穩供應鏈的必由之路。例如,以5G為代表的現代通信產業扮演著引領者的角色,圍繞5G以及大數據、云計算等核心產業需要構建一系列與之相配套的精細化工、生物科技、人工智能等產業,并構成現代產業體系,這個現代產業體系就是產業鏈和供應鏈的基石。在現代產業體系的框架得以確定后,就應該選擇產業的突破口,也就是哪一個或者兩個產業需要優先發展,并帶動其他相關產業的成長,例如是否選擇5G通信產業和大數據產業作為龍頭和抓手,使其得到優先發展,然后再讓相關龍頭產業的外溢效應帶動相關產業的發展。今年政府工作報告特別提到各級政府要“支持出口轉內銷”。如果外貿企業訂單受外圍因素影響而難以大幅增加,通過引導外貿企業轉為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其實就是實現出口轉內銷的快捷通道,當產品內銷紅紅火火,轉戰國際市場自然得心應手。

還有,保產業鏈和穩供應鏈需要在開放條件下進行,這就需要與國際相關產業領域開展深度合作,最大限度地吸收國際科技和應用成果,從而確?,F代產業體系的建立始終是與全球價值鏈的最高端緊密聯系的。同時,現代產業體系的建立以及與全球高端價值鏈的對接,離不開價值鏈和供應鏈的重塑,這個重塑的過程本身就是保產業鏈和穩供應鏈進程的重要一環。在當前全球經濟有可能出現逆全球化的背景下,原先的價值鏈和供應鏈將受到不同程度的沖擊,包括佛山在內的廣東完全有能力在我國對外開放的新格局下、在重構全球價值鏈和供應鏈過程中作出有益嘗試,貢獻廣東經驗和智慧。

原標題:培育戰略性支柱產業集群 為保鏈穩鏈提供有力支撐

來源|佛山日報

文|林江 中山大學嶺南學院經濟系教授

編輯|何欣鴻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