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時新聞熱線:0757-83808380

佛山在線

佛山園林建筑:林泉咫尺間 流觴奏笙歌

讀佛山園林建筑,有繁華閱盡的滄桑之感,也少不了鉛華洗凈的寧靜致遠。那些幽深的庭院、恢弘的閣樓、古樸的廊柱,寫滿了歷史厚重感。而庭院中的奇石秀水,卻多了幾分純凈悠閑,給予建筑勃勃生機。

如今,以梁園和清暉園為代表的佛山園林建筑內,亭臺樓閣、石山小徑散落在蒼翠的樹木之中,依一分山水,化成一道風景,讓人遠離都市塵囂。

過去的幾百年間,昔日龐大的名園,在經歷了歷史的沖刷和洗禮后,已所剩無幾。于后人而言,只能通過這一磚一瓦、一草一木,來品讀園主的情感世界和家族往事。

這是一次穿越時空的對話。那些遺存的樓臺、奇石和水景,正是園主內心最真實的言說。我們可以借此去窺探一個個家族發展歷程,感受當時文人雅集曲水流觴、寄情林泉的樂趣。同時,也在與建筑的對話中,感受時代的變遷。

步移景換 林泉之怡

在佛山市禪城區松風路先鋒古道,有一座與番禺余蔭山房、東莞可園、順德清暉園并稱嶺南四大名園的園林建筑——梁園。

梁園是省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也是佛山園林建筑的代表作。其主要由三大部分組成,即今升平路松桂里“十二石齋”、松風路西賢里“寒香館”以及松風路先鋒古道“群星草堂”和“汾江草廬”等毗連的建筑群。如今,十二石齋和寒香館已為民居,現僅存群星草堂和汾江草廬兩處景點,占地近2萬平方米。

園以水活,水隨山轉。水景和山石,是園林建筑永恒的主題。

古人之于園林,多寄情寓意。而這份情,便化作奇石秀水、樓臺軒窗,鐫刻在建筑群中,向后人述說著他們的閑趣。

梁園便是如此。其素以湖水縈回、奇石巧布著稱,而靈活多變的布局,又使得山石流水處處生情,意境無窮,展現了園主對遠離喧囂、享受林泉之樂的追求。漫步在庭院內,可見回廊環繞,綠樹婆娑。一池碧水,與船廳、橋亭相映成趣。太湖石、石英石或伏或臥,奇譎多姿,滿園秀色盡收眼底。置身其中,步移景換,仿佛林泉就在咫尺間。

然而,眼前的梁園并非其最初的模樣。清嘉慶、道光年間,時任內閣中書的梁藹如及其侄梁九章、梁九華、梁九圖四人精心營建了這座私家庭園,園中布局錯落有致,規模為嶺南四大名園之首。

但清末民初以來,梁園園址日漸縮小,湖池淤淺,異石散失。又經歷戰亂,日軍轟炸,所剩無幾。一代名園,終走向沒落。

如今,梁園內所見為群星草堂建筑群,其規模僅為當初輝煌時期的四分之一。其中最為人稱奇的,便是石庭和水景。

園內石景皆一石成形,摒棄石塊積壓堆砌,多了幾分不加雕飾的隨興和自然。其中,以蘇武牧羊、追月、倚云等最為著名。

而汾江草廬,則給人以豁然開朗之感。這里有寬闊水面,水中植荷,堤上植柳,荷風蕙露,丹桂飄香。景石間以竹木,繞以池沼,立以亭臺,古木參天,即便炎熱夏日,依然涼氣襲人。俯仰之間,相得益彰。

石令人古,水令人遠。湫池一方,可想到江湖之遠。山石一片,可看見山巒疊嶂。大約200年前,建筑的主人曾不羨仕途,歸隱于此,這份豁達,便足以感染每一位探訪者。

文墨飄香 誦詠之風

走入位于順德區大良街道的清暉園,有豁然開朗之感。一踏進園中,園林之清新、和煦之蕙風,早已撲面而來。仿佛由一個喧鬧的世界,一下子進入一方幽靜天地。

清暉園故址原為明末狀元黃士俊所建的黃氏花園,現存建筑主要建于清嘉慶年間,經龍應時等五代人多次修建,逐漸形成格局完整而又富有特色的嶺南園林。其主要景點有船廳、碧溪草堂、惜陰書屋等,建筑物之雕鏤繪飾,多以嶺南佳木花鳥為題材,古今名人題寫之楹聯匾額比比皆是。

所謂清暉,意為和煦普照之日光。清暉園的清雅,除了體現在名字上,更多的是見于那一色的青磚灰瓦、綠樹白花。漫步其間,山水之中有亭可憩,將山水之美,與人文情趣融為一體。而其風雅,更透過一群名士才子的輕吟淺唱,撥弄著無數人的心弦。

水中之為游魚,月下之為詩客。曾經,這里充滿了火熱與赤誠,文人墨客厭倦了官場的爾虞我詐,便在此飲酒賦詩、筆耕墨耘,曲水流觴之間,極盡文人風雅。

惜陰書屋,有珍惜光陰、發奮讀書之意。園主龍家是書香世家,不難想象,當年此處必定是書聲瑯瑯,高朋滿座。四方文人雅集會聚于此,茶一壺,酒一瓶,筆墨一揮,笙歌四起,觥籌交錯間,便可盡情吟詠,極一時文酒之樂。

如今,入清暉園,可見左邊一排古建筑排列開來。此為清暉園史料陳列館,里面展示了清暉園數百年的風雨歷程。

草堂,是隱者所居的簡陋牙屋,自古便有歸隱、閑居之意。其居所多清幽寂靜、典雅精致,碧溪草堂亦是如此。其室內陳設,多用藝術品來渲染,以營造書香世家的氛圍。而讀云軒內堂壁間,則懸以名人墨寶,各類圖書典籍陳列其間,寧靜致遠,頗有漫隨天外云卷云舒之意。

自然境界重在寫意,意在表現園主的情思。山水和書畫,向來是文人墨客的向往和追求。在隱居生活中,他們寄情于園林。這滿園的和煦春風,最易消逝,但那曲徑回廊間的誦詠之風,就像園中的山石和流水,經久不衰。

故述往事 興衰之證

后人只是聽聞了歷史,而梁園和清暉園建筑,卻經歷了歷史。如今,我們在此追述往事,透過這一磚一瓦,往事漸漸清晰明了。家族的興衰史、時代的變遷,凡此種種,均讓游者有所思、有所悟。

大約200年前,園主與友人在此吟詩作對、享林泉之樂;后來,他們在慌亂的時代中流離失所、四處奔波……這些故事不斷在此上演,但也隨著時間的流逝漸漸褪色。

梁氏家族原世居順德杏壇鎮麥村,清乾隆年間,佛山經濟繁榮興旺,梁國雄舉家遷居佛山松桂里,后成為聞名佛山的梁氏大家族。而規模龐大的梁園建筑群,便是由梁藹如與其侄兒梁九章、梁九華、梁九圖四人合力營建。梁園鼎盛時期,面積縱橫上千畝,是嶺南地區遠近聞名的大莊園。

梁氏家族大多擅書畫,喜愛山水。閑暇時,便會約上名士好友前來做客,在園內吟詩作畫。爾后,由于戰亂,昔日龐大的一代名園,如今規模已遠不及當年。

而清暉園,原為明朝萬歷丁未狀元黃士俊的宅第,他回鄉后,便在原太艮城(今大良街道)南郊建筑了黃家祠、天章閣和靈阿之閣。到清乾隆年間,黃氏家道敗落,黃氏莊園日漸荒廢。后當地龍氏碧鑒海支系21世龍應時得中進士,將天章閣、靈阿之閣購進。其子龍廷槐、龍廷梓筑園奉母,將其改建為莊園居住。

抗日戰爭期間,龍家后人大多旅居港澳和國外,清暉園年久失修,草木凋零,解放后一度作為民居使用。龍氏家族的族人因為戰亂等原因而四處謀生,庭院日趨殘破荒蕪。

清暉園的真正復興,是在二十世紀五十年代。順徳政府撥款,進行了大規模的園林修復,幾經修葺興建,將清暉園、楚蔘園、廣大園及龍家住宅等,全部并入園林中,基本恢復當年黃士俊花園的范圍。

以梁園和清暉園為代表的佛山園林建筑群,將山石和水景嵌在庭院里。園主們于庭院閑坐,明月時至,清風徐來,形無所牽,止無所泥。而后人在游園時,便在閑庭信步間,窺見家族往事,感受那些真切的瞬間。

嶺南園林代表作

梁園是佛山梁氏宅園的總稱,與清暉園同為嶺南四大園林之一,它們均是嶺南園林的代表作。

梁園內宅第、祠堂與園林渾然一體,嶺南式“庭園”空間變化迭出,造園組景不拘一格,追求雅淡自然,園內樹木成蔭,奇石綴點,富有嶺南水鄉特色。布局匠心獨遠,錯落有致;組景清雅脫俗,高雅別致。建筑多式多樣,有亭有橋、有臺有榭、有池有館,各種軒堂館舍、廊閣廟宇式式兼備。磚雕、木雕、灰塑等工藝精湛,具有嶺南地方特色。

清暉園曲徑回廊,幽深清空,布局緊湊,步移景換;建筑形式輕巧靈活,雅讀樸素。園內有大量裝飾性和欣賞性的陶瓷、灰塑、木雕、玻璃。園內妙聯佳句俯仰可拾,名人雅士音韻尚存,藝術精品比比皆是,令人流連忘返。園林藝術處理頗具匠心,疊石假山、曲水流觴、銀杏千秋、龍眼百齡、玉棠春瑞、垂柳輕揚,閑步曲橋、徐行花徑、聽一粵曲,令你心清耳悅?!扒鍟熦剐恪庇纱硕妹?。

梁園和清暉園建筑藝術造詣頗高,從景區布局、建筑裝飾和室內陳設等多角度、多層次地展示了嶺南古代文化特點和文人生活情景,是研究嶺南古代園林地方特色、構思布局、造園組景、文化內涵等不可多得的典型范例。

原標題丨佛山園林建筑:林泉咫尺間 流觴奏笙歌

來源丨佛山日報

策劃丨莫凡、范銀燕

撰文丨佛山日報記者 鄭佳樂

統籌丨佛山日報記者 周勤輝

繪圖丨區鵬輝

編輯丨鐘靜文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双